华融普银39亿募资失踪 超高佣金引疯狂飞单

[最令人咋舌的部分,在于参与销售华融普银理财产品的销售人员人数之多,所涉及的银行、信托、券商等金融机构之广,都达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程度]

2012年10月注册,2014年6月被北京朝阳公安局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由立案,仅仅一年半的时间,华融普银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华融普银”)在市场上非法募集了39亿元,涉及全国约3223名投资人。此案也被外界认为是北京地区历史上最大的非法集资案。

目前该案已经由北京朝阳公安局立案侦查,华融普银前法人代表魏薇、董占海也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由,于7月3日被北京朝阳区检察院同意批捕。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华融普银对外募集项目在10个以上,所涉及基金高达39亿元,涉及全国的投资者约3223人,而华融普银募集来的资金绝大部分没有投资到其募集时承诺的项目上。

而作为一家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华融普银管理资金流向的混乱也与其管理层的动荡及权责混乱有关。华融普银的前任总裁蒋权生今年初离职并成立中合泰富;中房能科基金投资管理公司在2013年9月收购华融普银,中房能科基金是中房联合集团副总裁李明控制的公司,但现在李明已经失踪,中房联合集团也否认与华融普银存在关系……关于华融普银实际控制权的归属及公司管理资金的流向,目前仍存在重重迷雾。

39亿募资失踪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华融普银对外进行募集的项目在10个以上,包括新发地空港物流仓储项目、中国城市建设山东高速(600350,股吧)项目(下称“山东高速项目”)、新发地京西北农产品(000061,股吧)仓储物流项目、成都阜外国际医疗中心项目、宏源证券(000562,股吧)宏毅四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蓖麻种业基金项目、萤石矿产业基金项目等。这些项目的投资周期为一年或两年,给到投资人的年化收益率在11%左右。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朝阳公安局经侦大队的案情资料显示,华融普银上述项目所涉及的基金高达39亿元,涉及全国的投资者约3223人。

在上述项目中,华融普银通过山东高速项目所募集的资金最多。一名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称,这款产品募集了将近10个月,从2012年11月开始募集,至2013年9月才结束募集。原定的募集规模为6亿元,但最后超募至20亿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包括山东高速项目在内,华融普银募集来的资金绝大部分没有投资到其募集时承诺的项目上,但具体挪用至何处,或有多少用于放高利贷,多少用于投资房地产,目前仍是一笔糊涂账。

以山东高速项目为例,这一项目的融资方为中城北方交通建设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计划融资所得6亿资金用于山东省岚临高速(岚山港至临沂市)道路的施工建设,为期1年。由于华融普银给到销售人员的佣金极高(5%以上),这款产品陆陆续续募集了20个亿,但钱募集完之后,投资人却发现,中城北方交通建设并没有中标该高速公路项目,钱也并没有投到这一项目中。

疯狂的“飞单”

关于此案最令人咋舌的部分,在于参与销售华融普银理财产品的销售人员人数之多,所涉及的银行、信托、券商等金融机构之广,都达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程度。《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除了宜信财富、海银财富两家机构曾以公司名义与华融普银签订代销协议之外,其余多家银行、券商、信托公司的理财经理私下销售了山东高速项目,即业内俗称的“飞单”。

一名参与销售该产品的某券商财富管理中心理财经理小王向本报记者表示,若购买华融普银产品的客户人数有3000名,那么至少有5000名理财经理参与了销售(如A经理介绍给B经理,B介绍给C经理,然后C可能才接触到终端投资人)。

从《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接触到的投资人来看,部分投资人是在工商银行、兴业银行(601166,股吧)、平安银行(000001,股吧)、建设银行、国泰君安等金融机构购买,但均是理财经理的个人行为。

让这么多理财经理争相销售的原因是什么?无疑是华融普银给出的高佣金诱饵。小王向本报记者介绍,山东高速项目一开始给的销售佣金是5~6个点,到后期则给到7~8个点。小王向他的一名高净值客户销售了2000万元,华融普银向他支付了110万元(5.5%)佣金。在拿到佣金后,小王又返还给该名客户20万现金,还给客户买了一个玉镯子做礼物赠送。

给投资人的收益仅11%,给销售人员的佣金竟有5.5%!总体资金成本在20%以上。小王认为,华融普银的山东高速项目把北京地区有限合伙产品的销售佣金整体拉高了一个档次。

据介绍,华融普银最高峰时大约有400个业务员,但他们主要负责将产品包销给第三方及其他理财经理,理财经理在他们的圈子里又相互介绍。因为有利可图,一些理财经理“连基本的底线都没有了”,小王说。

“今年4月份,我们去华融普银讨债时遇到一个投资人,他在今年3月13日给华融普银打了500万元,但华融普银在今年2月就已经传出不能兑付的消息,关于公司的各种负面传闻也已经到处都是。卖给他产品的那个理财经理明知有风险,但还是卖了。”

理财经理们敢这样铤而走险,在于冒险的成本其实并不高。小王称,如果客户去理财经理所在的公司闹,可能会被公司开除,近几年因为“飞单”被开除的银行理财经理数目并不少。为了防止客户去公司闹,大不了就把佣金退给客户,或自己掏钱给客户补偿。只要把客户安抚好,就不会出什么问题。从经侦办案的角度,即使销售人员被追究责任,顶多是要求退回非法所得,很少会被追究刑责。

小王介绍,在华融普银发生不能兑付事件后,也有一些理财经理干脆辞职“跑路”。“在金融机构做销售,一年工资也就20万左右;但接这种私活,一年收入上百万没问题。把5年的工资都赚出来了,出去躲个一年半载又有何妨?”

新发地小股东称“被骗”

在华融普银非法集资案爆发后,曾与华融普银有过合作的北京新发地蔬菜储备库有限公司的几名股东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介绍了与华融普银的合作经过。

新发地蔬菜储备库公司是北京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中心所参股的子公司,2012年引资过程中,引进了北京商人李长德。李长德以其所控制的北京德秋宏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德秋宏”)入股新发地蔬菜储备库公司,获得后者55%的股权,同时将合作开发北京空港农产品仓储项目。

在合作过程中,李长德又牵线搭桥、引入了华融银安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华融普银的前身,下称“华融银安”)。工商资料显示,新发地空港农产品仓储有限公司(下称“空港公司”)在2012年7月成立,注册资本7500万元,其中华融银安出资3000万元占股40%,德秋宏出资2625万元占股35%,新发地蔬菜储备库公司以土地及品牌作价1875万元占股25%。

新发地蔬菜储备库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任勇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作为空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李长德从一开始的想法就是把项目做成熟(拿到规划、施工许可证)之后再卖出去,李长德在空港公司的出资也可能部分来自华融银安。

2012年8月,华融普银便把新发地空港物流中心这一项目包装成理财产品,在市场上大举募集资金。这让新发地一方感到很错愕,新发地立刻在几家媒体上发表声明称,新发地批发市场中心并未委托华融普银进行募资,同时还给华融普银发了律师函。

“可以肯定的是,华融普银后来通过空港项目融得的资金一分钱也没有流入到空港公司来,目前这个项目已经搁置了一年多。”任勇称,目前空港公司的几名小股东正在和李长德打官司要求解散公司。由于华融普银已被立案调查,空港公司和新发地蔬菜储备库公司的银行账户也均被警方查封。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opyright2017. 杨林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