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那些家具设计领域的“乔布斯”_杨林资讯

致敬那些家具设计领域的“乔布斯”

在《星际穿越》的煽情桥段里,狄兰•托马斯的一首诗被反复吟诵:“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白昼将尽,暮年仍应燃烧咆哮。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在设计界,也有这么一群穿越黑夜的先驱。他们拼命挣脱既有定义的束缚,将眼光投向未知的星空。今日家具迷网将回顾这些家具设计史上的“乔布斯”,你会发现有时候他们之间的思想甚至相互对立,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就如弗兰克•盖里所说,真正的先驱不会“困在别人的作品里面”,“我们都有很多先人,亨利•马蒂斯、毕加索、柯布西埃,他们没有尝试模仿前人,他们都创作出自己独立的风格,有很强的竞争意识,喜欢赢。”

彼得贝伦斯

贝伦斯(Peter Behrens, 1868-1940)

名言:“与艺术家所坚持的传统相比,技术更能够确定现代风格”

贝伦斯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设计之父,因为在贝伦斯事务所里走出了三个年轻人:沃尔特•格罗皮乌斯、密斯•凡•德•罗和勒•柯布西埃,后来成为现代主义三大奠基人。

没有一个同时代的人像贝伦斯那样强烈地将外貌的简洁和功能性作为工业产品的审美理想,也没有一个同时代的人比他更坚决地将其应用到自己的作品里。贝伦斯写了许多著作,在这些著作中他主张对造型规律进行数学分析。他拒绝复制历史风格,而在研究植物、花卉的造型和动物界、植物界线条的基础上坚持理性主义美学原则。他的风格接近几何图形,因而易于转向纯工业形式的创作。

他以下这段话可以被看做是设计脱离艺术的“独立宣言”:“艺术不应该再被看作一种个人事务,不应再被看作一种个体艺术家的自我迷幻或奇想——如同他被其情人弄得神魂颠倒的情形一样,我们不想要一种这样的美学——其法则源自浪漫的白日梦,而是要一个真实的美学——其威信基于生活。”

他把外貌的简洁和功能性作为工业产品的审美理想,从1908年设计的台扇和1910年设计的电钟上看不到任何的伪装与牵强。

他通过改变容量、局部的几何形状、材料和装饰的途径,设计了电水壶系列,基础模式有圆底、椭圆底与六面体,后者被称为“中国灯笼”。

拉姆斯

拉姆斯(Dieter Rams, 1932- )

名言:“少,却更好”

拉姆斯曾经阐述他的设计理念是“少,却更好”(Less, but better),与密斯的名言“少即是多”对比出有趣的意涵。

20世纪50年代中期,拉姆斯等一批年轻设计师受聘于当时尚默默无闻的博朗公司。该院的产品设计系主任古戈洛特发展出一套系统设计的方法,而拉姆斯则成为该理论的积极实践者,并推广到家具乃至建筑设计,使整个空间有条不紊,严格单纯,成为德国的设计特征之一。

在工业设计乃至其衍生设计领域,拉姆斯的影响力犹如手持戒律的摩西,长久以来一直被众人崇敬与膜拜。他的十条关于“什么是好设计”的总结概述更是被众多设计工作者奉为启蒙与净化心灵的最高精神指引,苹果公司和无印良品都受其影响深远。

P1 收音机/唱机组合,1959,Dieter Rams为博朗公司设计

Braun AW 10, 1989年

Braun T3, 1958年

文丘里

文丘里(Robert Venturi,1925- )

名言:“少就是乏味”

1969年,美国建筑设计家文丘里提出"少就是乏味"的原则,向"少就是多"的现代主义提出了挑战,也因此被称为“奠定建筑设计上的后现代主义基础的第一人”。他认为现代主义建筑语言群众不懂,而群众喜欢的建筑往往形式平凡、活泼,装饰性强,又具有隐喻性。他认为赌城拉斯维加斯的面貌,包括狭窄的街道、霓虹灯、广告牌、快餐馆等商标式的造型,正好反映了群众的喜好,建筑师要同群众对话,就要向拉斯维加斯学习。在文丘里的理论影响下,过去认为是低级趣味和追求刺激的市井文化得以在学术舞台上立足。

1986年为阿莱西公司设计的"布谷鸟"钟表带有强烈的后现代特色

为诺尔公司设计的椅子

正是因为有这些优秀设计师的存在,才能让家具设计业发展的如此迅速,让我们向他们致敬。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opyright2017. 杨林资讯